暗淡蓝点






       英国影片《至暗时刻》能在这个时期在国内放映,有点特殊寓意,至少我看后有这种感觉,身处艰难时刻的国家引领人十分不易。
        躲在影院的黑暗角落里观影,让我感到不舒适,于是昨晚,在网上搜来英国电影导演乔.怀特的精致之作《至暗时刻》,通过手机投屏到大屏幕看,虽然不如影院的宽大荧幕的气势,也没有4K屏幕的清晰度,我满知足。如今,数码技术日新月异,再不用象往年那样,为了看一部心仪的影片而费尽心机,生怕别人发现,偷偷摸摸地挤进胡同里的小屋里,心神不定地去挑选碟片,回想起来满艰辛的。在老朋友鲁生家里,堆满了各色影视和音乐碟片,全都是他这样一张一张这样搞来的。现在不需要这样了,网上可以找到各种数码格式的视频和音频文件,各取所需。
       这部影片是英国年轻导演乔.怀特的又一部杰作,在去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,丘吉尔的扮演者,加里.奥德曼摘得最佳男主角的桂冠。 
       剧本情节真实,导演功力深厚,演员表演出色。 

       乔·怀特是一位让你很难不喜欢的导演,因为他导演的作品有一种古典主义的品味,许多画面犹如一幅幅油画。他在演员的挑选、布景的安排到背景音乐等等,都十分很考究。我看过他的作品如《傲慢与偏见》、《赎罪》、新版《安娜.卡列尼娜》,乃至这部《至暗时刻》都充满纯正的英伦味道,瑰丽而不显油腻,严肃而不显沉重。看他的电影就像烛光晚餐,需细细品尝。

       乔.怀特对光线的调配和长镜头的调度尤其得心应手,看了十分舒适顺畅。
       加里.奥德曼的演技自不必说,他带有神经质的表演,将当年的丘吉尔刻画得淋漓尽致,能够摘得最佳男主角桂冠实至名归。他在影片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中扮演的那个疯狂神经质的警长以及在《空军一号》里扮演的那个歇斯底里的恐怖分子,让我一想起来就觉得不寒而栗。
       加里.奥德曼本身的性格充满了张力和叛逆,与丘吉尔的好战和固执十分契合,他在刻画人物的乐观率性冲动,暴躁又不乏智慧的丘吉尔时,完全就是本色出演,他似乎与丘吉尔达到一种精神上的共鸣,让人们完全相信,他就是丘吉尔本人。
       这里有点收不住,想对影片里的丘吉尔这位历史伟人多写几句。我在七十年代看过丘吉尔的回忆录,印象深刻,这是一位可爱而又神经质的老头,他的才能和朝气是无与伦比的,虽然他接任首相时已经66岁了。当年学习英语的训练时,我曾经背诵过他在影片里的那段著名演说,他的演说能力和雄辩口才十分了得。他还喜欢画油画,他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;他性格有些怪癖,易怒,在担任海军大臣的军事领导期间还多次失利,绝对是个不讨人喜欢的二流政治家。可就是他骨子里的倔强和偏执,始终坚守自己的判断,从而成为了战时的英国两派与民众一致拥戴的领袖。
       但是,二战刚结束,硝烟还未完全散去,丘吉尔就无情地被英国民众踢出了唐宁街。我虽然在历史课上和在书本里读到过有关的历史的背景,但是始终没有明白,为什么英国人民在战后,却无情地抛弃了在至暗时刻拯救了英国的英雄。
       丘吉尔在离职后曾经引用古希腊作家普鲁塔克的话说:“对他们的伟大人物忘恩负义,是伟大民族的标志。” 现在看来,也应该对英国民众的理性和智商点个赞,他们清楚战时与和平年代需要啥样的首相!

     《至暗时刻》这部影片寓意深刻,暗示出丘吉尔的悲情结局的某些必然。影片中,在至暗时刻,引领民主国家作出的抉择,是在理智,辩论,倾听,演讲之后。而在专制国家,是领袖暗室的思考,以及决策之后引领的万众欢呼。在民主政权体制下,领袖不是终身的,英雄不是被人民无条件拥戴的,只要他难以胜任自己的职位,就会被抛弃、被选掉,而不管他曾经怎样地正确,曾经立下过怎样的汗马功劳。一个能决定领袖命运而不是被领袖决定命运的民族,才是一个真正伟大的民族、成熟的民族、睿智的民族。以上所述只是影片中英国当时的政治状况,无意映射其他政体。
       影片结束的片尾音乐把我带入沉思中,在黑暗中亮着一盏孤灯的丘吉尔就定格在那里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至暗时刻,每个人的那一刻都是孤独的。那种任何情感都填不满的感觉,我似乎懂得,眼眶也有些湿润。
       谨以此致每个人的至暗时刻,希望你能有力量,对你眼前的黑暗说:不(never)。



今春如是

 

      闲来无事,故作一腔优雅,朗诵李后主的词:“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,无奈朝来风雨晚来风” ,莫名感动,今春如是也。

      中学时读到岳飞的《满江红》,便觉宋词的魅力,此后不断受其侵染,愈发不可。百余年前,王国维先生在《宋元戏曲史》里讲:“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,楚之骚、汉之赋、六朝之骈语、唐之诗、宋之词,皆一代之文学,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”。世异时移,想复原中华诗词当年之盛况,怕是已无可能。但生活的诗意、诗意地生活,却早已融入国人的骨血之中。

      “谁道闲情抛却久,每到春来,惆怅还依旧”了,先生应该可以释怀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四月七日晚

不必理睬他

       有媒体传出新白宫国安顾问博尔顿(John Bolton)可能会在6月赴台,消息如果属实,北京恐将再度被激怒。《经济学人》详述了特朗普上台后,如何频频在台湾政策上触怒中国大陆,包括在就职前和蔡英文通电话,最近则通过《台湾旅行法》鼓励美台高层官员互访。

       美国为了在贸易问题上逼中国让步,当然会拿台湾问题做筹码。但是中国压根不必搭理他,正好趁此机会彻底解决台湾问题。川普是个商人,真到解放军大兵压境的时候,他不会为台湾死一个人的。

清明

《如梦令》一首

镜里空花璀璨,看透人生聚散。

但得眼前欢,不问九泉虚幻。

休叹,休叹,生死本来平淡。

雨是无情物,古今相序然。
精灵如有意,应解一心悬。

《点绛唇·寻春》

 

    从来喜好宋词,徜徉于其中,觉心悦意趣。如今尝试填词,吟赏自乐也。

     

        《点绛唇·寻春》

       红肥绿瘦,京郊已是春如绣。

       一场雨后,海棠吐莹豆。 

       云树绕堤,水绿烟柳绸。

       天光透,这般时候,正好河边走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二零一八年四月一日

清明夜雨



   车马劳顿老夫身,闻道清明且徐行;

   夜来窗外寒食雨,但喜今朝一日春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四月四日 晨

且趁闲身未老,尽放我,些子疏狂。 — 苏轼


      戊戌年二月初五,随友匆匆而行,大雾漫漫,不见旁物,然行至航空运动基地,豁然开朗;少年飒爽,舞天动地,如七月流火,八月流萤;不惧天高,桀骜不驯,后生可畏,我辈何如,辛弃疾曰:“凭谁问:廉颇老矣 ,尚能饭否?” 余心有不甘,随有此感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莫笑老夫万事衰,
             此心未见复苍苔;
             若到冯唐持节时,
             依旧飞扬跋扈来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二O一八年三月二十日  南昌